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山水嘉禾的博客

“做人如水,做事如山。”是我们的人生指南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(转引)梅 影  

2014-12-08 07:44:34|  分类: 转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梅 影

2014-11-30 14:43:17


归档在 江南文化总第三期 |

梅 影  

陈建清  

腊月里去过,梅还没有开。

暑天里去过,梅早已开谢。

三十余年过了之后,在正月的尾声中去,终于见到了香雪海。

据说这里的梅花已经开了二千多年。自一位叫邓禹的东汉高官来此隐居后,本来是江南司空见惯的梅,在此地便有了名气。再到清代有个叫宋荦的大人在石壁上题了“香雪海”三字,从此就美名远扬了。

宋大人用词也是贴切,“香雪海”将梅花的形、味和势一并囊括,而且揉得天衣无缝,难怪皇帝们也忍不住一而再、再而三地赶来凑热闹,又是写诗又是立碑,把本来荒僻的山野硬是弄成了人模狗样的胜地。

如今遍植梅树的山坡,叫“吾家山”。想来这样文绉绉的叫法,应该是当地吴语“我家山”的谐音,即“我俚屋旁边咯山”。一个村落边的小山,又没有什么特别的出典和样子,只是果农们在坡间种上了梅树,然后年年可以收获青青梅子,自然就与这块土地有了情意。或许曾有人问起这山的名儿,乡人一时也无法说出,便笑眯眯地随口道:“我咯山。”

少了文人闲客的冬烘做作,多了山农樵夫的朴质亲切,那山野就增了更浓的活意。梅花如飘雪般地消失后,果农就耐心地等待着那一颗颗蒙着软软细细绒毛的翠梅成熟了。采摘时光一到,一只只小果箩就来绿荫密布的树下翘起头望。嘣脆的甜酸的感觉弥漫着,黄梅时节的雨雾里,尽是好味道。

“邓尉山里植梅为业者,十中有七。望衡千余家,种梅如种谷。”可见,山里的人更看重的,是一年一度收获梅子。把种植梅树的事比作种稻子,不是为了生计又为啥呢。花开时,“入山无处不花枝,远近高低路不知”,花影落在心里,是很实在的事。果农也会说花好看,说花香。在树下望着那盛开的花朵,心里更多的是满筐的梅子。谁也不会采摘一株放到屋里的瓶中,修枝也只为让果树长得更好。

不过,在初春的日子里,看梅花一片烂漫,毕竟是件赏心悦目的事。除了果农未来的收获,更多的是赏花人心灵的收获。这个时候的江南,到处有梅花的笑靥。人们徜徉在花海里,冬天也就悄悄淡去了。

花影重重,心影叠叠。

不知当年的香雪海,是否也如今日般,犹如一个偌大的盆景?记得几十年前来这里,梅树是漫山遍野地长,与山岩参差相伴相依。虽然没见绯云飘渺,但印象中的她,朴质而清美,丝毫没点修饰。于是就想着花开时的情景,人也完全溶进去了。偶见一二人影隐现其中,也是树间相衬相溶的颜色。

今日的人,也太求得多,将那么密的花株全拢往了一处。山野消失了,山花矫情了,连刻着皇帝老二诗句的石碑也被罩上了有机玻璃的框,成了一个灯箱广告了。遥想当年的邓太尉来这里隐居时,肯定不是这般样子的。宋大人在山崖岩壁上情不自禁地书写“香雪海”时,他眼前应该是无边无沿的花海。若是现今的情状,想来他绝不会书上那三个字的。真要是左呼右拥非得要老大人题词,那恐怕就只能题个“香雪塘”了事。

疏影横斜,暗香浮动。梅影一季,人影一生。

也许,月下的香雪海,那褪去了繁华喧闹的香雪海,还是一位清纯无华的农家姑娘。溶溶清辉掩映蓝白的头巾,翠绿的腰带束起婀娜的身姿,而那满身的花影,便是水面上飘动着的闪烁繁星。

洗尽铅华后,便呈现出了一个活泼泼的生命。



(转引)梅 影 - 山水嘉禾 - 山水嘉禾的博客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5)| 评论(3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